新民晚报杯暑期中学生足球赛上海赛区开踢 足球少年中秋相会绿茵场

“一二三,加油!”在三林体育中心足球场内的声声呐喊中,2022第37届“海港-上汽”杯新民晚报暑期中学生足球赛上海赛区的比赛今天正式打响。在严格做好疫情防控的前提下,20支初中组队伍和29支高中组队伍,总计将奉上111场精彩对决,这个夏秋之交,“我们的世界杯”已然擂响战鼓。

今年上海赛区的首个比赛日,恰逢中秋节和教师节,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参赛的球员、教练都希望能在绿茵场上,留下值得珍藏的回忆,而新民晚报杯对其中的不少人而言,本身就是个特别的存在。

“我们队伍已经连续参加11届新民晚报杯了,每次过来都会有不同的惊喜,希望这次也不例外。”要说高中组里资格最老的参赛队,洛克公园队绝对榜上有名,主教练董致远也是赛事的“老熟人”。说起今年参赛的感想,他坦言,“比赛能够如期举办,队伍能获得参赛资格,已经算是一份特别的‘双节’礼物了。”

因为疫情原因,今年新民晚报杯上海赛区的参赛名额,采用了线下区级选拔与线上报名相结合的方式产生,且数量有限,争夺也就更加激烈。最终,洛克公园队凭借去年荣获高中组亚军的成绩,拿到了参赛名额。“说实话,有一阵我们挺担心的,毕竟疫情比较不可测,不过一听到招募开启的消息,球队就报名了,希望能有好的运气,最终的结果也让人满意。”董致远在备战时和队员说得最多的,是放平心态,“我们都把这次参赛当作是拿到了礼物,因为有很多朋友没能获得这样的机会,所以全队更应该去享受比赛过程,向对手学习,为将来参加更多比赛积累经验。”

与去年相比,如今的洛克公园队里有了不少新面孔,说起这一点,董教练笑得灿烂,“目前球队处于新老交替的阶段,所以今年对成绩没有什么要求,从我开始都是轻装上阵,踢得开心就行。”队里不少队员悄悄透露,很想用一场胜利当作给教练的节日礼物。都说放下包袱的球队最可怕,不知道秉持“快乐足球”的洛克公园队,能否在新民晚报杯拿到又一份特别的礼物?

今年新民晚报杯上海赛区高中组的首场比赛,由进北蓝少和平队与实验中学国际队联手奉上,而在进北的教练区域里指挥若定的梁梓博,正在实践着他与这项赛事间特别的约定。

从2013年第一次以球员身份参加新民晚报杯初中组比赛至今,梁梓博从未缺席过赛事,“我上场踢过,也参加过学生记者团,现在又以教练身份带队参赛,可以说是‘大满贯’了吧。”从“小梁”到“梁导”,新民晚报杯在这个小伙的青春岁月里,占据着重要的分量,“10年前第一次参赛之后,我就在心里和自己约定,以后争取每年都来,目前这个愿望没有落空,我感到很幸福。”

对于今年的参赛目标,梁梓博也毫不掩饰,“新民晚报杯是一个追逐梦想,以球会友的舞台,我希望能带领队伍拿到全国争霸赛的入场券,获得和更多强手交锋。认识更多朋友的机会。”(新民晚报记者 陆玮鑫)

这几天,“坚持”成了各大网络社交平台的热门词汇。有人说,这两个字如今多少有些“鸡汤”的意味,持有这种观点的朋友,似乎忘记了一个重要的逻辑关系:坚持,是因为内心有所期待。已经坚持举办了37届的新民晚报杯,就是很好的证明。

“今年新民晚报杯上海赛区能踢吗?我们这里的孩子都很想参与。”这是一个月前本报记者采访足球青训教练纪斌时,他说的第一句话。

“去年我们就去过上海参加全国争霸赛,今年有机会故地重游,心里非常期待,希望能和其他赛区的队伍交流切磋,获得更多的经验。”这是今年台州赛区的冠军,椒江中职队队员叶宇夺冠后的感言。

“这几年,晚报杯的执法队伍水平不断提升,基本现在执法各类足球比赛的上海裁判,都吹过晚报杯的比赛,我们期待未来会有国际顶级裁判,能从晚报杯这个平台脱颖而出。”这是赛事裁判指导,中国足协国家级裁判员阎诚斌在某一届比赛结束后的表态。

虽然这几位的年龄不同,参与新民晚报杯的身份也不同,但说话时,眼里都闪烁着期待的光芒,他们对于这项赛事的期待,从来没有变过。正是因为有这份期待,新民晚报杯,这个上海历时最长、知名度最高、规模最大的青少年足球赛事,才有了更多动力,即便遭遇种种困难,依然坚持在每年的夏秋之际,为足球小将搭建起一座特别的舞台。

随着今天上午的一声哨响,纪斌和他的队伍在绿茵场上奔跑、阎诚斌的后辈身着统一裁判服,维护着比赛的公平公正、叶宇和他的队友,正通过各种方式“刺探敌情”,为全国争霸赛做着准备……同时,他们的经历,正感染着许多年龄更小的、怀揣足球梦想的孩子,在未来参加新民晚报杯,从而形成代代传承的良性趋势,这些,都是37岁的新民晚报杯,坚持至今的最大意义。

“比结果更重要的,是亲身参与到新民晚报杯的比赛中,感受到足球的乐趣,获得新的期待。”成耀东、李圣龙、阿布拉汗等几代球员在为赛事站台助阵时的话,便是这项赛事的真谛。每一年,足球小将对新民晚报杯的期待始终不变,新民晚报杯为绿茵少年搭台、让更多人爱上足球的初衷,37年来也不曾改变。(陆玮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