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局:货车惨案是美国亲手埋下的祸根

据路透社最新报道,截至当地时间29日凌晨,美国得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发生的非法移民死亡事件罹难人数上升至51人,包括39名男性和12名女性,是美国史上最严重的一次移民悲剧。死亡的非法移民中,至少有22名墨西哥人,7名危地马拉人和2名洪都拉斯人。

美国总统拜登上任后实施的宽松边境政策被共和党指责为酿成悲剧的重要原因之一,因此遭受共和党激烈批评。有评论认为,得州货车惨案折射出拜登上任后在处理移民问题上的无力,表明其意图全面推翻特朗普时期移民政策的所谓“移民新政”遭遇着执政以来的巨大困难。究其根源,移民问题的核心在于拉美国家社会经济长期存在的结构性问题,而在泛美体系下,作为“世界霸主”的美国则是这些问题的始作俑者。

6月27日,应急人员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移民死亡事件现场工作 图源:新华社

据悉,圣安东尼奥距离美国与墨西哥的边界大约250公里,是人口走私者的主要过境路线。过去,这里也发生过多起移民死亡惨案。2003年5月,在当地一辆闷热的卡车车厢内发现19名移民的尸体,同车的还有100多名非法移民。2017年,10名移民被发现困在一辆拖车中而热衰竭致死,另有数十人因高温而受伤。

20世纪90年代初,在美国对圣地亚哥和得克萨斯州边境执法激增的情况下,货车藏人的偷渡方式开始流行起来,这两个地方当时也是非法越境的首选通道。2001年美国发生9·11后,入境难度大增,移民不得不穿过更危险的地形,并为此常要付出高额金钱作为代价,甚至可能牺牲生命。在炎炎酷暑中,这些非法偷渡的移民很可能因热衰竭等原因而不幸死亡。

翻查资料,从去年拜登上任开始,美国南部边境的非法移民人数激增,早已达到几十年来的最高水平。今年5月,23.9万名非法移民在美墨边境被逮捕,再次刷新20年来单月逮捕记录,数千名无人陪伴的儿童被困边境巡逻站。2021年,美执法官员在边境逮捕了173万名非法移民,包括14.5万名儿童,今年这一数据很有可能更高。数据还显示,2021年美国的移民死亡人数为650人,为2014年以来最多。

同时,非法移民的来源地更为多元化,除了墨西哥外,大量人员继续从洪都拉斯、危地马拉和萨尔瓦多等传统的中美洲国家越境,并且从加勒比地区的古巴和海地前往美国的移民也迅速增长,甚至还有移民从更遥远的巴西、智利等国步行数千公里穿越美国边境。

美国移民危机日渐加剧的背景下,美国边境执法人员粗暴对待移民者的情况也屡见不鲜。随着美国羁押的移民数量显著上升,暴力执法事件更是层出不穷,甚至在去年曝光过边境警察骑马挥鞭驱赶移民至河里的恶劣事件,野蛮行径令人震惊,引发全民愤慨。数据显示,2020年10月至2021年9月,暴力执法夺走557人生命,创下自1998年以来的历史最高值。

事发后,得州州长阿博特(Greg Abbott)立刻“甩锅”,将这起死亡事件归咎于拜登的宽松边境政策。他在社交媒体上写道:“这是拜登致命的开放边境政策酿成的恶果,展示了他拒绝执法的致命后果。”值得注意的是,阿博特在即将到来的州长选举将打击非法移民进入得州作为其竞选连任的核心议题,炒作边境安全问题以吸引民众选票。

有美国媒体分析指出,美墨边境的移民危机一直是困扰美国社会的顽疾,而美国和共和党党争严重,将非法移民问题作为拉选票的工具,在移民政策等问题上分歧巨大,导致政策不断摇摆、朝令夕改,再加上政策执行时并不顾及移民自身的人权,才导致这样的悲剧一再出现。

此外,美国政府的边境政策无意中鼓励了这些越境行为。特朗普政府2020年3月起以新冠肺炎疫情为由关闭边境,允许边防人员迅速驱逐大多数移民,许多人因此被送回墨西哥,却没有受到刑事处罚或被拘留;但该规则并不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他允许一些家庭和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可申请庇护。这种措施变相鼓励了被遣返的非法移民再次进入美国,一些人甚至先后10次尝试入境美国。

拜登也难辞其咎。自去年上任以来,拜登便推出他所谓的“移民新政”,意图全面推翻特朗普执政时期实施的强硬移民政策。他做出的改变包括宣布停建美墨边境墙,并承诺撤销“留在墨西哥”的规定——该规定要求通过美墨边境进入美国的申请避难者须返回墨西哥等待审批结果。外界普遍认为,这是拜登政府放宽移民政策的信号,这直接导致试图越境进入美国的非法移民人数激增,而特朗普也曾在去年年初预言过这一点。

这回发生的移民悲剧,反映出拜登的边境政策已遭遇巨大困难。过去一年多时间里,拜登构想中的一揽子“移民新政”遭遇了不小挫折,甚至出现往回收缩的迹象,被外界广泛质疑这一政策不过是老调重弹、不切实际的计划。就在本月刚刚结束的美洲峰会,拜登政府提出了聚焦移民问题的“洛杉矶移民和保护宣言”,却也只是侧重于协调邻国为美国分担移民压力,而非真正着眼于地区国家的发展问题。只有当美国周边地区国家解决了经济社会的深层次问题,实现了高质量可持续发展,才有可能真正缓解周边移民给美国边境乃至本土带来的巨大压力。

2021年9月19日,购买物资的非法移民在美墨边境的里奥格兰德河上往返。图源:新华社

美国移民危机的背后,其实是泛美体系下拉美国家长期的结构性问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拉美和加勒比研究所副所长步少华分析指出,去年持续发酵至今的这一波拉美难民移民危机,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看作是美式霸权在其美洲“势力范围”内遭遇的第一次具有地缘政治意义的系统性反噬。在疫情冲击下,本就陷入治理困境的拉美国家的处理进一步恶化。出于对“后院”惯常的冷漠,再加上自身难保,美国最终放任拉美沦为了世界上抗疫较为失败的地区之一。在此背景下,拉美的底层民众已无路可退,只能是带着对“在美国生活的向往”汇聚成一股洪流涌向美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